其实这个疑惑一直在,只是她一直没有问出口,而这一刻,她能很清晰的感受到自个体内的生命气息正在不断的消失,恐怕用不了多久,她就会和他阴阳两隔,要还不去问,恐怕就再没有机会了吧。

    她的嘴不住的蠕动着,虽然很努力,但却发不出丝毫的声响来。

    “媚儿,你是不是想要问,我既然对你一片痴心,可为什么还是要选择离开你?”

    留长洲似乎很明白对方的心思,他又稍微的顿了一下,像是要去酝酿接下来的话该怎么说才好:“我知道,这个疑惑要是不解开,你的心即使沉睡了也不会安静的,而我呢,也只会剩下深深的自责和不安!”

    话虽然这么说,但方清卓这个看戏的主却很清楚,他何止是不安呢,恐怕不甘的成分还要更加浓烈一些吧,世道无常,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原因让彼此错了而已。

    “就是那个道士,你也认识,那一日,我依旧在这湖边上给游人们作画,而他却走了过来,告诉我你是一只狐妖!”

    “狐妖?”

    终于还是有人忍不住的叫了一声。

    可他那话一出口,一堆眼睛已经瞪了过去,感觉就像是在瞧某个罪人一般,这一来,他就算是还想要吼啥,也得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可即便是如此,却也未能打断留长洲的话,感觉他对周围的一切全不在意,只顾着讲自个的故事一般。

    “我起初的时候并不相信他,只把他当作是江湖上的术士骗子,但是他却给了我一面镜子,说是通过它,在满月之夜就能够照出你的原型来,我虽然还是不相信他的话,但这心里面也从满了好奇,估摸着只是照照,又有何妨呢?”

    留长洲哽咽感越发的深重。

    他的眼睛已经显得十分的模糊,似乎看不清一切,一滴热泪滑过他的脸颊,滴落到了胡媚的脸上,暖暖的那种感觉,让她的心,此刻有些乱乱的味道。

    “所以当你再次来的时候,我就偷偷的用那面镜子照过你,而其中果然出现了狐狸的身形,当时我可是给吓坏了,真正的躲了你好几天!”

    “躲?”

    方清卓的心里面也猛的颤了一下。

    他也像是想到了点什么,忍不住的将那头摇了摇,似乎想要将这样的念头给压制下去,可越是这样,就越来解脱,他甚至能够很清楚的想起那个女人当时所流露处的那种神情,明明是一种解脱,可为什么会满满的都是悲伤呢?

    不过呢,那只是两个交错而过的陌生人罢了,而且再见她时,应该还算过得不错,那淡淡的酒香味,倒有几分她的姿态,想到这里,方清卓的心里面呢,突然觉得要舒坦一些,至少用不着像先前那般的压抑。

    这不过只是他的一点小心思而已,不开口,别人自然是瞧不见的。

    胡媚颤巍巍的扭动了一下自个的手臂,想要伸出手去将他眼角的泪水抹去,在她的心里瞧来,这个男人还是笑起来的时候更为迷人一些,这本不是什么大的动作,但她做起来的时候才发现是那般的艰难,一时间,这种无力所带来的痛感,似乎比周身传来的还要真实。

    留长洲主动的埋下了头。

    他是懂对方的心思的,他的左手,将胡媚的右手轻轻的放到了自个的侧脸之上,感受着对方脸上所传来的那一种温度,她的心突然觉得好满足,就连那张苍白的脸上,也流露出一丝的笑容来。

    这一刻,对方是真实的存在,而且呢,还离自个这般近,手能触及,就如同有种握在手心里面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安心,所以呢,那笑容也变得更加灿烂了些,她等了这么久,终于还是等到了着一天。

    “最好的陪伴不是在一个人风光的时候作为他炫耀的资本,而是在他落寞的时候,选择在他身边不离不弃的支持,可这世间,又有几人能够做得到呢?”

    留长洲的语气,开始变得平淡了起来。

    可言语种的真诚,却没有一个人会去怀疑,男人的心,就是如此,越是看得重的东西,或许隐藏得更深:“后来,我算是想明白了,狐狸有什么好怕的,只要她真心的待我,她是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但是,上清观的苏道长对我说过的话,却让我不由得又担心了起来!”

    胡媚的嘴唇又猛的眨动了几下。

    就如同又说了些什么一般,只是弧度轻了,从那痕迹上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你是不是想问我,我到底在担心着什么,而且最终还要选择离开呢?”

    好吧,这个问题可不只是她在问,就连方清卓的心里面也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如果说这个时候有个人例外的话,那一定是杜老头了,他是听不得这些故事的,所以呢,整个人有种躲的姿态,离得远点,一个人喝个酒啥的,也没有什么不好?

    “你是什么?涂山氏九尾狐的后裔,和那山野之地的灵狐不同,生来就不是凡俗的姿态,半仙之体的你,只要稍加点化,就能够修成仙身,寿命绵长可达千年万年,而我呢,不过只是一个凡人,又能够活得了多少个春秋,若是有朝一日,我垂垂老矣,华发鬓白,而你依旧是青春永驻,你我之间又该如何相处呢?”

    留长洲的语调,很深,明显有种剧烈的情绪波动在里面,他原本以为自个能够轻易的把持住,但现在看来,还是太过天真了而已。

    领悟越痛,只会让人本能性的麻木:“即便是你不嫌弃,那我百年之后,只??莨?,你若是爱得深沉,又怎么能够受得了那份相思之苦呢?”

    都说了,两个人的相伴,是为了白首时的相互扶持,不离不弃,可若只是一个人到白头,魂归黄土,剩下的那一个,一定会是无尽的感伤了吧?

    “那你,为什么不对我说清楚?”

    胡媚的声音突然间从她的嘴里面蹦了出来。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一剑惊鸿》之 第九十四章 何为爱是作者忘川水冷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一剑惊鸿》之 第九十四章 何为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一剑惊鸿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忘川水冷写的《一剑惊鸿》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一剑惊鸿》之 第九十四章 何为爱是作者忘川水冷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一剑惊鸿》之 第九十四章 何为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一剑惊鸿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忘川水冷写的《一剑惊鸿》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一剑惊鸿最新章节- 一剑惊鸿全文阅读- 一剑惊鸿txt下载- 一剑惊鸿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九十四章 何为爱】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一剑惊鸿】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一剑惊鸿》书迷评论

  • 夜半惊婚:夫君是鬼王最新章节

        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可就在我刚满十八岁的时候,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不!确切地说,还没满十八岁,我就看见了……

  • 涅槃女逆转人生最新章节

        庸庸碌碌地活了一世,然后带着遗憾死去。书没读到,钱没赚到,还受了无数的欺凌。她不甘心,凭什么那些伤害她的人能过的那么逍遥?所以,吕笑蓉重生了。如果时光倒退,你会怎样?吕笑蓉表示,她再也不会做那任人揉捏的软包子……赚钱,买房,带着自家老妈发家致富奔小康,那是必须的??伤芨嫠咚?,面前这个笑得人畜无害的美少年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她明明记得,上一世,自己的悲惨人生当中,并没有这个人……

  • 阴阳神雷最新章节

        因异能一夜之间诡异消失而心灰意冷隐退都市的浩向东,在得到了一块诡异的宝石之后,一切都开始改变了。笑谈风云变,神雷诛鬼神。脚踏乾坤逆天命,纵横都市莫不从!

  • 朝神记最新章节

        叶七夜被陨石砸死穿越到了西楚胤王世子身上,从不能修炼的废物世子,到飞升成仙进入传说中的仙界,神人妖魔修罗僵,六界众生,强者为尊,她又是否可以翱翔九天,御临天下?

  • 恶魔总裁:霸爱宠妻最新章节

        一次陷害、一次意外、一场命中注定的相遇,周沫涵成为江城第一阔少卓冉勋的拍卖娇妻。人人盛传他是冷厉狠辣的禁爱总裁,才第二晚周沫涵便发现他是索爱无度却枷锁重重的的狂躁雄狮和暴戾恶魔?!八蛋??!弊看笊侔阉浦零逶〖淝浇??!拔颐潜舜瞬⒉涣私?,现在谈论这个话题是不是太早?”周沫涵瑟缩着身体佯装镇定。夜夜被他箍在怀里难眠,他粗沉的喘息和念出的名字都让她毛骨悚然。卓冉勋,总有一天我能吊打你!

  • 我的舢舨能升级最新章节

        凌七开发了一款名叫《星海争霸》的手游,还没来得及上线推出,就触电挂了。他的灵魂意外穿越到一个星际文明世界。就在别人辛辛苦苦为了获得一艘小飞船而奋斗时,他发现自已可以通过“打怪”掉落各种飞船和战舰的零部件,逐步把小舢板往超神级的宇宙方舟进化。当战乱暴发,国家变成星际海盗的乐园,凌七驾驶自己的武装游轮,载着美女在星辰大海留下一个个传说……

  • 少年茉莉如歌最新章节

        许茉,希望将来有一天,我们能逃离这座城,去到一个遥远的地方,有所海边的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左眺青山,西赏明月,东盼日出,仰望蓝天白云,一起幸福到永远永远?!ダ?,我们努力学习吧,考一所远方的大学,从此离开这座城,去到梦中的远方,寻找属于我们的春天,一定要盛开一朵——世上最美最香的茉莉花,永远绽放,永不凋零?!?br />

  • 我在古代当后娘最新章节

        穿越成一个无法无天的主,而后直接升级成一只小鬼的后娘,萧婷表示,靠,连孩子都不用生了,老天爷,我太爱你了……

  • 三国双绝最新章节

        一个失败的科学项目,无意之间进入了一个混乱的时空隧道,来到了东汉末年,三国时代。
        一个科技狂,军人身份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没有人知道。
        “嘻嘻,发财了。发财了。这绝对都是价值连城的文物啊?!币桓雠奈锎蟮列朔艿目醋藕奔奈奈???晌侍馐?,怎么回去???

  • 大嘴球王最新章节

        “贝利,请你评选出足坛历史上最狂的11人,外加主教练?!?nbsp;   面对记者的提问,贝利笑着说:“主教练穆里尼奥?!?nbsp;   “门将,哥伦比亚的疯子伊基塔?!?nbsp;   “中场坎通纳,基恩?!?nbsp;   “前锋,我很不愿意说,但是迭戈·马拉多纳一定在名单上?!?nbsp;   “那么最后一个呢?”    贝利咬牙切齿说道:“这家伙上周刚喷过我,他叫唐正龙?!?br />

  • 双宝临门:爹地,娶妈咪要排队最新章节

        号外:苏家弃女不择手段生下了商业帝王沈靳庭的儿女。
        苏甯笑笑:明天就给我儿砸改个一样的名字!
        某男表示已死,宝贝请烧纸。
        那个表示已死的人转头就让流言没了踪影,一票人丢了饭碗。
        又号外:沈家少奶奶要再婚啦!
        对,上次是大少爷,这次是二少爷,两人还长得一模一样。
        她怒了:上次只是订婚!订婚!
        某男:乖,怄气不如撒气。
        这个人前护妻暴脾气人后宠妻没脾气的男人不好惹。

  • 歌尽桃花映洛笙最新章节

        一朝梦醒,花尽歌成了书里人。一个恶毒无脑的女配,沧澜国太子妃。        她睁开眼的那一刻,只见自己手上抱着一个孩子,旁边的丫头一脸着急的催促她把孩子扔水里去。        赶来的凤洛笙把孩童夺回去,恶语相向之后把她关进小黑屋,自此无比厌恶没一次好脸色。        在女主重病缠身时,太子府上来了一名心思深沉的女神医。此为复仇女二。女神医拉?;ň「?,欲借她的手将太子拉下马,花尽歌知道太子入狱之日就是她亡命之时,因此走上做好事不留名的英雄路。几番假借凤洛笙好友云陌之口救凤洛笙于危难之中。        太子府被烈焰焚烧之日,远居江湖不问尘世的十二楼楼主竟然出手相救。凤洛笙问其故,欲重谢,对方却说:“受故人之托罢了,太子若要谢,将来只需谢她便可?!?br />

  • 半生设计半生爱最新章节

        她喊一声姐夫,彼此人生划下一道天堑。偏遭人算计委身与他,终是走上一条不归路。

  • 日常系大侠最新章节

        你完成了一千米长跑。恭喜你完成每日任务,获得十天功力的后天内力。......你完成了好人好事三件。恭喜你完成每周任务,获得三月功力的后天内力。......关琅获得了内功系统,只需要完成日常任务,就可以不断在体内衍生出内力。后天,先天,超凡!这是日常系大侠的奇异生活?!救粘G崴上颉?br />

  • 佛系九姑娘(穿书)最新章节

        穿成了狗血小说里的恶毒女配,萧云慕秉持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佛系守则,打算过个清闲悠哉的摸鱼小日子谁知铁石心肠的男主小公爷竟然不愿退婚?面对步步紧逼又一肚子坏水的盛景年,萧云慕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盛景年挑眉敛去笑容,目露厌烦,萧云慕怂了,眼泪啪掉下来——她不敢了!

  • 闪婚甜妻已上线最新章节

        韩又希执行任务,走错房,找错了人,结果被吃干抹净。没关系,站起来,走!谁没有犯过错?岂料,对方竟是豪门少爷,帝国总裁,白睡休想。略施小计,让她想逃都难?!跋胱呖梢?,配合我演戏!”“演什么?”“我爷爷初恋的孙女!”韩又希囧,关系网有些复杂,不过没关系,演习不难,保命重要!可是谁来告诉她,演完了孙女,演未婚妻,演完未婚妻,又演豪门少奶奶算什么事儿。她太难了?。?!面对小三挑衅,她怒的掀桌!姑奶奶不演了!她也是有身份的人!当身世之谜揭晓,所有的阴谋也随着拆穿!“陆景深,我们不适合在一起,何必勉强?!薄拔?、偏要勉强!”

  • 农家小厨娘最新章节

        乔小梨穿越了!
        好好的现代美食家,成了人人欺凌、克死夫君的小寡妇。
        穷、弱、怂?
        那是不可能的!
        撸起衣袖干起来,发家致富算起来,她左手算盘、右手金银,在这古代混得风声水起。
        亲戚上门讨便宜?门都没有!
        便宜丈夫赖上身?有多远滚多远!
        且看她如何左手金银,右手如意郎君,做个油滋滋的小富婆。

  • 今天的我爱着昨天的你最新章节

        为了忘掉顾怀,南尹决定回到他们相遇的那一刻改变过去,让他们从未相遇,不曾想时光穿梭机的漏洞,让她穿到了属于顾怀的高中时期,她又重新遇见了高中时的顾怀。南尹听说顾怀心中的白月光就是他高中时遇到的,所以南尹决定帮助17岁的顾怀找到他的真爱女神,这样她19岁时就不会和顾怀相恋了。
        当南尹遇见顾怀时,她不知原来自己在他心中很多年了。
        而当顾怀遇见南尹时,他也不知道她只因他而来。

    本章内容提要:
    ...    其实这个疑惑一直在,只是她一直没有问出口,而这一刻,她能很清晰的感受到自个体内的生命气息正在不断的消失,恐怕用不了多久,她就会和他阴阳两隔,要还不去问,恐怕就再没有机会了吧。     她的嘴不住的蠕动着,虽然很努力,但却发不出丝毫的声响来。     “媚儿,你是不是想要问,我既然对你一片痴心,可为什么还是要选......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